您当前所处位置: 首页 > 目的地 > 河南旅游 > 河南旅游资讯

内乡县发现明清时期石头村

http://www.mipang.com时间:2010-11-25  来源:米胖旅游网  点击:2302

以世界人与自然生物圈保护区宝天曼中国迄今保存最完整的古代县级官署衙门内乡县衙而声名远播的内乡县,新近又有惊人的发现:在当今中国南方少数民族地区亦不多见的石头房村落传统民居建筑群,竞在该县乍岖乡画眉铺村羽毛山腰间的吴垭自然村完好地保存着。这一发现一经媒体报道,很快就引来了前来游览的城里人,使这个原古的村落散发出诱人的清新气息。

   “吴垭”这个原古的石头房村落堪称露天民俗博物馆,距内乡县衙仅有6公里。“吴垭”指的是吴氏家族住在两山对峙的高地;石头房,顾名思义,是墙体全部以不规则且形态各异的石头为基本材料而建成的房子。石头房顺应自然,依山而建,随地形和功能的需要,灵活布局,鳞次栉比,高低错落。有的视山坡的陡缓分层筑台,在台地上建房;有的在地面不等高的空间,采取屋顶等高地面不等高的办法建房;有的干脆后墙靠着陡峭的崖壁,三边以石头砌墙建房。加之这个石头房村落周围的山上全是绿色,奇树异草,风景优美,气候宜人,使人一置身于此地便流连忘返。当地政府看中了这一具有较高价值的旅游资源,已将此定为“吴垭石头房景区”,并对外招商,开发建设。
    吴垭石头房景区内共有50余户人家,无论是屋架房、平房、楼房,几乎清一色的石头房,大多建于清末。乍岖石灰岩、水泥灰岩、白云岩极其丰富,此类岩石层外露,材质硬度适中,节理裂缝分层,易于开采,为民间的石构建筑提供了良好的建筑材料。乍岖岩石有大而厚的块石,也有小而薄的片石,石材可以切割成不同的形态和规格,用以垒砌墙体或铺地。石头房平面布局依小小的天井呈“凹、曰、目”字形三种;大多为院落式三合院,也有两进院、三进院的。堂层、卧室、厨房、畜圈、贮藏间等功能不同的空间各有分隔。石头房大多用木构架承受屋面及阁楼的荷载(也有全为石柱的),立柱用料不大,柱经20-30厘米的木材即可。墙体可用毛石块堆砌,也可用加式精细的石片石砖砌筑,用黄泥巴或自烧的白灰勾缝。层面将表瓦或片石置于固定在木椽上的斜芭席,上下彼此搭接,互相叠压,使表面宛若鱼鳞兽甲。窗户较小,用石料砌筑的窗户有平拱形、圆弧形等。石头房石墙青瓦、质朴简洁,造价低廉,经风耐雨,保存完整,古貌遗风,十分独特。

    这里的山民开采利用石料积累了丰富的经验。整座村落像一座粉装玉砌的石头城堡。一大片表灰、金灰的石头房,贯通全村的石板路,石砌的楼门、阶梯、院墙以及茅房,乃至各家各户使用的石盆、石缸、石槽、石磨、石碾、石桌、石凳、石磙、石林、奇石和石缝中的老柿树、枣树、竹林以及林中的画眉鸟、小松鼠等等,为山乡人家创造了一个巧夺天工的石头世界。就连开垦的田畦也是在连体石面上用钢钎、镢头一点一点凿出来的,颇如“天然去雕饰”的“井字田”,倒也十分耐看,令人遐思;又如作文用的稿纸,一排排的横竖的小方格,倾诉着人类劳动的伟大和艰辛。倘若身临其境,满山遍野碧绿的椒园,明净天空悠闲的白云,时而吹过香甜的微风,自由自在的生活节奏,劳动创造的人生乐趣,让人仿佛走进了古代隐士的理想家园,你会情不自禁地想做个放牛羊的少年, 想做个摘花椒的村菇,做一回“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陶渊明。正如宋代词人曹组在其《相思会》中所吟诵的那样:“粗衣淡饭,赢取暖和饱。住个宅儿,只要不大不小。常教洁净,不种闲花草。据见定,乐平生,便是神仙了。”

    存在就是道理。乍岖乡画眉铺吴垭村与自然环境的巧妙结合,对地方气候的适应和地方材料的运用,真实地反映了由于地域气候、民族、风俗甚至人种、性格、爱好等差异所形成的鲜明个性的特色。改革开放以来,人们生活水平提高了,一部分到省道旁小集镇盖了小洋楼,一部分到县城或更远更大的城市打工,留守在此的乡亲耕读传家,顽强地保持着类型的稳定和延续。通过吴垭村吴氏家族的生产生活,以小见大,以物证俗,透视出中原农耕文化现象。正是中国传统居民群落的代表,反映宛西山区传统村落和居民的典型牲,体现了百余年间近现代南阳盆地宛西风情,具有重要的建筑文化、农耕文明和历史遗产价值,需要对其进行认真的考察、测绘、整理、研究和保护、改造开发、利用。这也是一个值得各级政府及文物、旅游、民政、建筑等有关部门和民俗学会、大专院校等学术界考虑和探索的重要课题。
    古朴神奇的大山诱人,大山地下埋藏的资源更诱人。今年在其村边发现的五氧化二钒矿带,使这块历史上寂静之地,几乎在一夜之间喧闹浮躁起来。乍岖乡党委书记周晓峰对采访的记者说:“尽管这一稀有资源的发展给内乡乃至南阳经济振兴带来了新的曙光和希望,但令人担忧的是石头房将被破坏的速度可能超过人们考察、整理和研究的速度。因此,在她们将来或不能被列为文保单位的前提下,也许我们能够做的工作只是延迟她被现代化的无序化改造破坏的速度,让深山里的‘遗珠’在人们是保护利用还是改造换新的议论中,通过一种好的方式和机会绽放光亮,不至于在人们完全发现和认识其价值之前就被彻底破坏,甚至消失,留下永久的遗憾!”